政治反弹对健康的影响

范德比尔特大学精神病学家、社会学家乔纳森·梅茨尔的最新研究表明,植根于种族仇恨的公共政策可能会给健康和福祉带来严重后果。他在田纳西州、密苏里州和堪萨斯州进行了7年的实地调查,在他的新书《白人的死亡:种族仇恨的政治是如何扼杀美国的心脏地带》(Dying of white eness: How the Politics of Racial is Killing the America’s Heartland)中,可以找到他的发现。

梅茨尔是弗雷德里克·b·伦奇勒二世(Frederick B. Rentschler II)社会学和医学、健康与社会教授,范德比尔特医学、健康与社会中心(Center for Medicine, Health and Society)主任,该中心研究影响健康的社会、政治和社区力量。

乔纳森·梅茨尔(范德比尔特大学)

梅茨尔为写这本书进行了这项研究,以了解美国白人是如何协调支持反税收、支持枪支政策的,这些政策是在那些受到医疗、教育和高枪支死亡率影响的地区推行的。他采取了个人的方式,主要集中在三个特定的领域:田纳西州的医疗补助计划的扩展,堪萨斯州的学校资助和密苏里州的枪支法——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三个州。

“有趣的是,即使对健康的负面影响越来越明显,我发现这实际上让人们更坚定地支持这些立场,而不是减少,”梅茨尔说。“我意识到,只有了解美国的种族历史,你才能真正理解这个观点。”

白人意味着什么

梅茨尔在他的书中解释说,今天对枪支管制和政府项目的怀疑在实行种族隔离的南部和中西部有着悠久的历史,在那里,拥有枪支、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和高质量的教育被认为是只有白人才享有的特权。同样,这些态度反映了一种强调极端自我依赖的白人观点,即个人可以而且应该对自己和所爱之人的健康、安全和幸福负全部责任。

据梅茨尔说,这种观点与美国内战和联邦政府为结束种族隔离所采取的干预措施后的强烈反对有关。最近,他说,这些态度在奥巴马总统当选后重新出现,为梅茨尔的研究铺平了道路。

种族仇恨的“致命权衡”

通过焦点小组和对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白人的广泛深入采访,梅茨尔发现,对不断变化的种族动态的焦虑是支持枪支、反税收政策和拒绝政府资助的医疗项目的重要预测因素。他说,支持不一定是出于明显的种族主义,虽然他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所需要的只是对这种特定品牌的“白人”进行投资。此外,通过对人口和预期寿命的统计分析,他发现,这些态度不仅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的健康产生了重大影响,对白人也是如此。“换句话说,”梅茨尔说,“白度本身已经成为一个负面的健康指标。”

我意识到,只有了解美国的种族历史,你才能真正理解这个观点。

他发现,在密苏里州,当枪支法放松时,白人男性死于枪支自杀的可能性是其他种族男性的2.38倍。在田纳西州,他计算出,对《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反对导致了医保缺口,导致该州每一位白人居民的寿命缩短14.1天。而堪萨斯州学校经费的大幅削减大大增加了白人青少年高中辍学的人数,这与预期寿命缩短九年有关。

然而,仍然有很大一部分人承认这些职位对个人的伤害,但他们认为更重要的是防止他们认为不值得的群体不公平地利用这些职位。梅茨尔说:“因此,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白人身份意识和白人身份政治比寿命或幸福感更能左右人们的行为。”

为更健康的未来寻求解决方案

为什么选民会支持那些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糟、更艰难、更短的政策?梅茨尔强调,他的研究并不是说这些人只是天真的人,他们被骗了。事实上,他采访的许多人表达的观点,远比该地区政治言论所反映的更为微妙。相反,他发现这是一种症状,表明这种白人等级观念是多么强大和普遍,也表明了反歧视政策对每个人都有多么有害。

梅茨尔认为,任何一个主要政党都不会有所有的答案。他说:“相反,我主张的是一种进步保守主义,强调合作和共同事业,积极促进所有中低收入美国人的福祉。”

他希望他的研究能为更健康的发展提供一些思路。他说:“如果你看看种族紧张和种族仇恨给这个国家造成的损失,也就是给我们所有人造成的损失,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解决这个问题会更好。更好的为大家。”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vanderbilt.edu/2019/03/04/the-health-consequences-of-backlash-politics/

http://petbyus.com/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