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的任期限制可能导致宪法的鞭刑:研究

portrait苏珊娜·雪莉(范德比尔特大学)

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的两名法律学者表示,一项广受欢迎的提议,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限制在18年以内,最高法院大法官每两年换届一次,这可能会给两极分化的宪法原则带来前所未有的不稳定性。

范德比尔特大学联合法学博士克里斯托弗·桑德比(Christopher Sundby)使用的计算方法很少用于法律研究。赫尔曼·o·洛温斯坦(Herman O. Loewenstein)法学教授苏珊娜·雪莉(Suzanna Sherry)和法律与神经科学专业的合作,模拟了18年计划下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决定——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命运。

他们发现,在过去40年里,随着大法官的来来去去,这项裁决可能会被推翻和恢复至多三次。

“总统们在选择与他们的政治信仰一致的法官方面做得更好了,”第一作者桑德比解释说。“把它与这个期限限制计划结合起来,可能会导致比支持者所认为的更大的理论不稳定性。”

他们在《任期限制与混乱:罗伊诉韦德案的鞭笞》(Term Limits and Turmoil: Roe v. Wade’s Whiplash)中报告了他们的发现,即将发表在《德克萨斯法律评论》(Texas Law Review)上。

学者们提出这项为期18年的计划,是为了解决人们的担忧,即现代法官的寿命可能会让他们与当今大多数美国人脱节。支持者希望该计划还能让球场上的人员流动变得如此可预测和常规,不再像今天那样成为政治争吵。

然而,研究人员怀疑,如此高的变动程度可能对法院裁决的持久性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研究人员以一种新颖的方式研究了这个问题:数学。他们使用了一种叫做蒙特卡罗法的算法,这种算法使他们能够模拟多个变量的多个概率,从而计算罗诉韦德案在1973年以后的任何一年被推翻或恢复的可能性。

他们的模型考虑了五个变量。其中两个具有历史意义:总统的政党,以及每一位大法官提名时参议院的组成。其中三个是假设的:参议院的影响力有多大,大法官对总统提名的意识形态有多忠诚,他或她对遵循先例的顺从程度有多高,或者法律先例有多高。

例如,1985年由里根总统任命并得到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的确认的一位法官,如果他受到遵循先例的强烈影响,会决定推翻Roe案件的判决吗?研究人员计算出,这样一位法官有70%的几率投票推翻。

研究人员对这些变量进行了每一次排列——每法官每排列1万次计算——以确定法院选择保留、推翻或恢复最初判决的概率。

他们发现,即使是对党的忠诚度很低,也可能导致该决定在随后的40年里被推翻、恢复、再推翻。更高的忠诚度只会加剧这些波动。

雪莉说,这种程度的不稳定可能很快变得站不住脚,因为稳定是美国法学的基石。“我们不希望法律每隔一周就改变一次,”她说。“人们需要知道法律是什么,不仅是为了他们能够始终如一地遵守法律,而且是为了他们能够规划未来。法律的可预测性对个人、企业、政府和所有人都很重要。”

只有一个变量可以缓和这种波动:遵守决策的顺从。

10%的恭顺程度会将反转的可能性从三次降低到一次,15%的恭顺程度会将反转的可能性降低到零,从而增强稳定性,但降低了旨在鼓励反转的灵活性期限限制。无论如何,研究人员注意到,现代法官根本就没有那么恭顺,这表明我们不应该依靠这一特征使法院免受政治影响所造成的戏剧性逆转的影响。

研究人员警告说,他们的模拟仅限于几个变量,并没有包含可能影响法官判决的所有因素。雪莉说:“我确实认为,它给讨论带来了比简单的假设更大的力量,因为它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检验我们假设的方法。”

Sundby说,他们的发现表明他们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在这么多不同的变量值和条件下,数据如此一致,这一事实表明,这些趋势是可靠的。”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vanderbilt.edu/2019/07/19/supreme-court-term-limits-could-lead-to-constitutional-whiplash-study/

http://petbyus.com/1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