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万美元找代考,是学生的春天还是一场尚未惊醒的噩梦?

代考被开除

原文转载自:花1万美元找代考,是学生的春天还是一场尚未惊醒的噩梦?

美国报道揭露了一名替考者(surrogate exam-taker)收了数十名富人学生的钱在美国考试作弊,为他人进行代考。他通过贿赂考试管理员,在考试管理员的包庇之下进入考场进行代考。在与联邦检察官达成协议后,最终替考者决定在波士顿的联邦法官面前坦承犯行。这名替考者(surrogate exam-taker)名为马克·里德尔(MarkRiddell),他还承认自己犯有欺诈和洗钱等罪行。若审判通过所有罪名成立,他将面临长达33至41个月的监禁。

美国地区法官纳撒尼尔·戈顿当庭要求他描述他被指控的罪行。马克·里德尔回应说道:”我最常接到的代考案子是学生的SAT考试ACT考试“。2004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马克·里德尔通常一次代考试的报酬高达1万美元。如此高额的代考费用不仅没有把学生给吓跑,反倒让他迅速在代考界累积名气。他主打着只要考试绝对高分过关,稳进美国知名高校。因此而吸引了大量想要进入名校的富学生上门指定代考。

而这些代考的费用最终都会落入一名大学招生策略师辛格的慈善基金会里。法庭指控总共33名家长与大学的招生策略师辛格合谋,向马克·里德尔、入学考试管理人员和大学体育教练和相关人士一共行贿2500万美元,以将他们的孩子顺利地进入耶鲁、乔治敦、斯坦福和其他知名高校。最后辛格同意与政府合作,秘密地记录他与这些父母的对话内容以帮助检察官能拾获更多实质的证据。

马克·里德尔对于代考非常擅长。他曾经从佛罗里达州飞到休斯敦参加一个考试项目。他在酒店房间内同步联机为一名客户的儿子在线解答每一道题目。最后,马克·里德尔预测他在满分的36分中会拿到35分。而最终成绩公布与马克·里德尔的预测完全相同。一名美国助理检察官埃里克·罗森(Eric Rosen)告诉法官,从2011年开始,他在加州、得克萨斯州和加拿大的拘留中心发现这样类似的代考案件高达25件。而这25件当中有10件案件的客户是来自中国。而现年36岁的马克·里德尔最近在佛罗里达州布雷登顿市一所预科学校担任大学招生顾问。在东窗事发后,该学校宣布他已经被无限期停职。并且该校也会对代考这件事情成立相关的校规法则,在未来会以更加的严谨的态度来举行每场考试,严格审查监考人员来杜绝作弊的情形发生。

而另外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也在被指控作弊后,在法庭上坦承自己使用非正当的方式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一名化名为小祖的20岁女生决定离开中国黑龙江省鹤岗市到美国上大学。当时她的男朋友已经是匹兹堡大学的学生,在男朋友的建议与家人的鼓励之下,她希望自己能考上一所有竞争力的大学。但是,经过努力了一段时间,她的英文一直没有起色。她当时并没有接受SAT的训练也没有报考速成班来加强自己的英文考试技能。她最终选择联系一家专门帮助美国代理考试的中国公司来帮助她一圆梦想。

花1万美元找代考,是学生的春天还是一场尚未惊醒的噩梦?

这些考试代理公司专门帮助学生在SAT、研究生院入学考试(GRE考试)或是托福考试中取得高分。而这些考试代理公司的目标客户正是一群中国富有的家庭。根据法庭的纪录显示,小祖的男友也是幕后推手之一。小祖的男友会向考试代理的经纪人先支付 6,000 美元的托福代考费用和 2,000 美元的 SAT 代考费用。在确认支付成功之后,公司就会安排一名研究生前往参加小祖原定在宾夕法尼亚州所举行高考的场地参加考试。事实证明最后这个计划成功了。小祖当时成功被佛吉尼亚理工大学所录取。该理工大学的数学和阅读部分平均的 SAT 分数范围在 1160 和 1340 之间。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时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小祖以及其它同样委托该公司的13名来自中国的大学生被逮捕。并且承认都有参与此计划。最终绝大多数人将被美国驱逐出境。而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律师戴维·希克顿说道:”在我们的调查过程中发现,这样的骗局很多,代考的范围也非常广泛。像这样的群体代考也越来越多,网络犯罪变成了为来侦查的重点与方向。” 

另一名美国执法官员说道:”像这样代考的公司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林立。这类型的公司高组织、高效率、高报酬的同时也具有高风险,这无疑是在中国教育体系下的独特产物。其实早在五年前,来自纽约郊区拿骚县的20名青少年因被指控帮助其他学生代考SAT而被捕,成为当时的头条新闻。当时这种交易很容易被发现,但是小祖所使用的网络连系方式远比五年前的交易方式还要复杂得多,因此要被抓到证据也想对比较困难。根据一些消息显示,这些中国考试代理公司正在发展一些更强的摄影技术或是修图技术用来冒名学生参加一系列的考试并且能不被监考者发现的假护照。同时他们也尝试发展出其它能够不留下纪录的联系方式来躲避美国的追查。” 

参与打击代考公司的一名调查员特里·克劳福德(Terry Crawford)也表示:”长期以来,考试代理在中国一直很普遍。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我只希望这不要变成为来的社会风向,这样对那些努力认真的学生非常不公平。”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特里·克劳福德(Terry Crawford)现正经营一家名为”初始视图”的视频面试服务,主要用来帮助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佐治亚理工学院、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等高校审查海外申请者。所有海外申请者在通过考试之后都必须接受高校的视频面试,这一关被视为最重要也最为关键的环节。目的也是为了测验海外申请者的真实性。 

在美国,宣传应试代理服务的中文网站正在蓬勃发展。一名纽约的辩护律师安娜·德米奇克说道:”这些服务越来越明目张胆地招揽学生。这些代理公司的存在是为了满足学生的需求。中国的中产阶级和一些具有雄厚财力的父母往往给他们的孩子施加了巨大压力,期望他们能进入美国著名的大学。因此不择手段的把自己的孩子送入名门校口。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项重要原因:文化差异。许多中国家庭轻忽了美国人对此类违法行为的重视程度。

当然了美国执法人员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打击这样的违法行为,美国相关单位开始尝试架设虚构的代考网站试图搜集海外学生作弊的证据。目的只有一个:为了维护学生的权益以及考试的公正。” 进入职场后,纸上的成绩如同一张美丽的包装纸,当公司拆开美丽包装纸那一层之后,看重的正是产品力。这也说明了即使代考的服务越来越普遍,学生最终进入职场后还是得凭实力说话。因此,在美国考试作弊并不是在帮助自己,而是加深了在美丽的包装纸下与产品力之间的落差。与其花钱找人代考,还不如花这个时间与金钱投资自己。因为靠自己才是永远不变的真理。更多美国留学资讯,欢迎继续锁定续航教育。

【独家稿件声明】本文为美国续航教育原创,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美国续航教育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